2016云南选调生面试热点:平和宁静的乡村生活去哪了?

2016-08-01 09:34:24   来源:    点击:
加入收藏 打印文章
编辑推荐2016版纳选调生考试交流群:123018865

【热点背景】

近些年来,我们为粮食连增的势头欣喜,为城乡一体的蓝图振奋,为全面小康的目标奋斗。然而,从乡村传来的另一类信息却令人倍感困惑和震惊——空巢老人不堪抑郁,留守学童服毒自杀,反目乡邻拔刀相向,大龄男性青年报复社会,还有一些外出打工的村民被伤害后,因泄愤而迁怒于家人造成血案……或许这一起起悲剧性事件只是一些极端的事例,但是它们牵连着的乡村农民心理健康和精神疾患,其间显露出的孤独、冷漠、自卑、抑郁、焦虑和暴戾等不良情绪,却是必须引起人们警醒、呼唤社会疗救的紧迫问题。

【中公解析】

给农村现代化建设制造屏障是诸多因素导致的:

第一,贫富分化的鸿沟深了。告别了当年吃“大锅饭”时共同守穷的日子,今天的农民心气高了,门路广了,出去打工经商办厂的,在村开农家乐当农场主做新网农的,八仙过海各显神通,家家都有不一样的光景。收入的急剧分化就发生在村民的眼皮底下自家的屋檐旁边。那些困难户,在贫困化的同时承受着边缘化带来的生活和心理的双重冲击。

第二,家庭结构的框架散了。工业化城市化的浪潮中,年轻力壮的农民背井离乡涌向外面的世界,去寻找谋生的天地和致富的机会,把乡村的阴影留给了孤老的父母和孱弱的孩儿。

第三,乡土社会的纽带断了。市场经济的利益原则、交换关系和来自城市文明的价值观念、生活方式,浸润到农民日常的社会关系和文化生活之中。人情关系逐渐利益化,社会关系逐渐陌生化,代际关系逐渐疏离化,血缘地缘的传统纽带日见脆弱,村落社区的文化认同已经淡漠。

第四,公共服务的重心浮了。在掌握了集约化城镇化的发展话语权之后,教育、医疗、文化等公共资源都纷纷向县城流动、集聚。本来,留一所学校就能给一个村庄留下一缕书香,一种气韵,可是,一阵风一刀切的撤并,加速了许多乡村公共生活的凋敝和精神文明的衰败。

第五,乡村治理的取向偏了。伴随着村庄的空心化老龄化趋势,乡村治理出现了松散化悬浮化现象,导致违法犯罪增多,乡村治安恶化。一些基层干部作风腐败,许多时候不是矛盾的解决者和秩序的创建者,反而成了矛盾的制造者和秩序的破坏者。农民的精神需求心理健康,农村的文化复兴社会建设,在不少地方官员的视野中还是一片盲区。

总之,当下的乡村,在市场化和城市化的双重推力中正经历着深刻的社会转型。农民从中体验到的,既有欣喜和期盼,也有迷惘和苦闷。其中在市场竞争和社会分化中的弱势者、受挫者,更多地感受着彷徨无主,焦虑不安,不平、怨愤和暴戾之气等消极情绪油然而生。我以为,更为重要的是在自主发展的起点上,在契约社会的治理中,在多元利益的协调中,将农民组织起来,重建乡村社会,重建公共生活,重建精神家园。社会需要警醒,发出声声呼吁:建立心理咨询,开展社会关爱,拓展志愿服务,改善乡村治理。

更多相关信息请查看:版纳人事考试网  版纳选调生考试网
[责任编辑:版纳中公教育【4545】]